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濒危修仙门派考察报告 第六十一章 不幸人生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养生

濒危修仙门派考察报告 第六十一章 不幸人生华林的愤怒自然是有来由的,有些穿越者可能抱着“穿越成什么就是什么,就要过什么的日子,把原身的

濒危修仙门派考察报告 第六十一章 不幸人生

华林的愤怒自然是有来由的,有些穿越者可能抱着“穿越成什么就是什么,就要过什么的日子,把原身的爹妈当成自己的爹妈,即使包办婚姻也照认不误,把原身的儿女当成自己的儿女统统孝顺起来”的心态,但这其中不会包括他!他的理由既简单又粗暴:如果穿越成村姑就要服服帖帖地当村姑随随便便嫁人生儿育女的话,那万一穿越成一头母猪……当然,绝不能排除某些强者在这种条件下依然在猪圈里和不同的种猪相伴获得了幸福而美满的人生,不,猪生,不过这个情形华林连想都不愿意想。

他穿越以前喜欢的是女孩子,穿越以后喜欢的当然还是女孩子!

上辈子他就因为这种坚持吃了莫大的苦头——在他再三拒绝某个位高权重不干正事专给他安排男性下属和搭档的导师为他指明的某条据说能赢得很多大人物欢心的康庄大道后,那个导师公报私仇,在议会中力荐他去第二苍穹世界公干,第二苍穹世界当时正面临着重大危机,所以嘉罗世界向其派出援军进行火力支援(这是台面上的漂亮话)顺便盗窃第二苍穹世界的巫师繁衍机密(这是真正的目的)。

“他的长相毫无威胁,看起来就像是个好人,第二苍穹世界绝不会怀疑!”据说这个理由分量极重,使得议案获得了一致通过,华林则坚决不承认这点,并坚持认为,这议案的通过是这名平时就以一进门便能使整座殿堂湿度超标的水系鸟人用口水淹没了议会的结果,不管理由到底是什么,他除了去也没别的办法。

去第二苍穹世界的公差绝不是一趟舒服的旅程,除了无休止的战斗和暗杀以外,第二苍穹世界本身也不是任何想要度假的人会添加到旅行目的名单上的地方:在一望无尽的碎石荒漠上,到处都充斥着可怕的、有腐蚀性的高温毒烟,不管看起来多坚实的地面都会在一刹那间被一道冲天的毒烟取代,晚上,蛰伏的毒虫就会从荒漠地底爬出来,咬到什么都往它们的地下巢穴拖去,只有偶尔凸起的硬石山脉的阴影下,才生长着一些可怜的胶质植物,割开它们的表皮能获得粘性很强的胶汁,可以供人充饥,而它们的根茎也能磨粉做粥或烤饼。

一个稍有经验的人,哪怕不是巫师,也能看出这个世界不像是能诞生任何文明的地方,事实也确实如此,第二苍穹世界的贫瘠程度使得它的原生高等动物匮乏,历史上只存在过两三种以捕捉毒虫维生的大型动物,而且都十分稀有,更不用说什么土著的智慧生物了,它的巫师文明是彻头彻尾的外来生物,是苍穹世界的流亡者。

在苍穹世界毁灭的前夕,这些流亡者抛弃了故乡,携带了相当数量的装备和仆从越过时间与空间的裂隙来到此地,他们肯定对目的地进行了精心的挑选,第二苍穹世界的荒凉能让任何贪婪而强大的势力望而却步,从而给他们留下了发展的时间,而他们的秘术令他们能在这不毛之地兴旺发达起来。

起初一切都照他们的计划完美执行,一千座尖塔在荒漠上耸立了起来,流水和花园在魔术的力量下凭空出现,环绕着整座法师学院,他们在此复制了故乡的美景,同时也复制了他们在故乡的力量——可能还犹有过之。

很久以后,其他世界的人们才知道这些苍穹世界的流亡者破解了巫师繁衍的一个关键点,他们能让没有巫师血脉的女性以女性巫师的几率生下具有巫师资质的儿女,无数的探子立即蜂拥而至,然后除了那些小心谨慎什么都不打听的人之外,都被做成了实验材料——苍穹世界的巫师们全部都是死灵术专精,嘉罗世界的极端复古派女巫师和他们比起来,简直善良天真得如同幼儿园娃娃。

在发现这一点后,附近世界的居民们都开始颤抖了,第二苍穹世界的巫师们稳步增加他们的力量,而他们又是那样地冰冷与残酷,等到他们实力膨胀到足够程度,一场大战看起来是不可避免的了。

但就在此时,第二苍穹世界却发生了内乱,于是又一波热心的志愿者(倒霉蛋)来到了第二苍穹世界,进行名为同行的支援,实为夺取机密的间谍行动。

华林就是这波倒霉蛋中的一个。

经过了与第二苍穹世界的巫师及他们的敌人的不懈斗争,他终于查清了第二苍穹世界的秘密和内乱的源头,原来第二苍穹世界的巫师们繁衍的秘密是将普通女性子宫附近的血液兑换成高浓度的魔力,这魔力对于那些根本没有资质的女性而言是比堕入深渊更可怕的折磨,到了临盆的时候,她们的情况比腐烂的尸体好不到哪里去,子宫周围的部位全部因为可怕的魔力而膨大溃烂,皮肤就像破衣烂衫一样一条条地从身体上剥脱垂下,肌肉一直烂到路人能看到白骨的程度,至于白骨,唉,没有学过解剖学的人都能一眼认出这种孕母的骨头,它们全都扭曲和膨胀了,一根根挤破身体凸了出来,上面全是被魔力灼烧的焦痕和孔洞,而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孕母还由死灵师的咒术维持着生命,直到孩子坠地才能解脱。

因为让没有资质的女性人工孕育有资质的后代差不多是一次性的(起码华林不知道有哪个普通人能健康地活下来),死灵师们为了“充分利用”,会一次性地向她们的子宫内植入六个胚胎

,这么做以后,她们差不多也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因为没有死灵师的咒术维持,光是这胎儿的数量就能耗尽她们的元气了。

她们想要反抗是完全不可能的,每个孕母都不会得到任何教育,向她们传授除了吃睡以外的事情都是死罪,就是要教会她们彼此交流恐怕都得用掉一年的时间,然而,大自然从另外一个方向朝这些死灵师展开了报复。

孕母生下的孩子中,仍然有相当一部分不具有巫师资质,他们被作为备用材料养大,在做了一些实验之后,他们就带着致命伤被直接遗弃在了外面的荒漠里。

谁也没有想到,这些孩子在高浓度的魔力环绕下诞生,拥有了对魔力的免疫力,他们受的伤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重,很快,他们就从毒虫那里学会了生存之道,成长为不亚于死灵师的残酷掠夺者,反过来把那些高高在上的死灵师当成了他们的猎物。

流亡时有意只带了备用孕母的死灵师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他们的社会中没有给其他职业者留下位置,他们非常自信能依赖巫术解决所有问题(毕竟,他们连繁衍问题都解决了)现在遇到魔力免疫的掠夺者,立即束手无策,别说抵御掠夺者了,连拒绝来自其他世界的“好心”都不行了。

而华林则正好相反,他是一个巫师,但是他在成为巫师之前,已经开始了作为刺客的高强度职业训练,他能在源源不断的刺杀中活下来并打听出苍穹世界的秘密全靠这点,当然即使如此,他在任务中的每一天都对那个浑身冒水汽的鸟人导师的全体祖宗致以深深的问候和敬意,这几乎是必然的。

而后者很快就让他领教到了脸皮的新高度——在他圆满交出答卷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各种战斗画面居然在某些比第二苍穹世界更可怕的小圈子里流传,而炮制这些小视频的家伙还洋洋得意地告诉他,近他(托她的福)又涨了不少粉。

从某种方面来说,华林想往议会屁股底下塞boom的起因固然是为了升官发财,客观上其实也能起到为民除害、拯救苍生的……反正他没能完成。

完成的话,大概就不会对肖如诗的这句话太过介意了。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