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来年再看红颜似水心凄凉

2018年10月14日 栏目:军事

来年再看,红颜似水心凄凉红尘,不过人海茫茫两相望。绝尘,掠出一对好鸳鸯。不是天弄人,而是人弄天。如果不能相濡以沫,为何不能相忘江湖?盼望
来年再看,红颜似水心凄凉

  红尘,不过人海茫茫两相望。绝尘,掠出一对好鸳鸯。不是天弄人,而是人弄天。如果不能相濡以沫,为何不能相忘江湖?盼望,不种在来世里,只希望,今生无悔——

  【一】

  江南科考,考生们个个精神抖擞,写出来的文章一个比一个好,作出来的诗句一个比一个妙。为人父母官,不是说做多少好事就是好人,而是要为江山社稷着想,不断的招贤纳士,以为进取。一个重要的大家庭里,要不断的注入新的血液,才能不断的强大旺盛。

  考场门外,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从花轿中走下,那貌美身姿吸引了不少看场人员。随身丫鬟更是紧跟身后。那考场内,有个相貌俊美又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便是她私定终身之人。只见他墨笔横飞,脑中的思路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为了那江家大小姐,若茗,他可是用尽了心思,只为考上一举功名而后陪伴她相守终老。

  怎耐,江家老爷死活不同意将女儿许配一个穷的叮当响的汉子。且说柳眉生是个孤儿,家境贫寒。他担心若茗这样嫁过去会吃不消那种苦。江家在江南虽说不是富可敌国,却也是荣华得当。若茗在家里什么委屈都不曾受,倒也守本分讲道德。即使与那柳眉生情深意重,却也不会做出伤风败俗之事。

  为此,柳眉生不得不发挥自己所能,希望在此次乡举中拿个秀才之名,而后便去京城会考,待他命中状元,再轰烈回乡迎娶若茗。

  天色极好,阳光撒在她红扑扑的脸上,但娇不羞的。神色期待的望着这科考会场,只希望这心中的相公能发挥正常,成功而出。不为名,不为利,只为两人能够长相厮守,永无阻碍。

  “柳兄,你好福气呀!那江家小姐,已在门外等候,只希望你满载而归了!”监考适当的开着玩笑,柳眉生也当安慰。

  柳眉生笑笑,回道:“古语有云:‘爱江山更爱美人’。这一生能有若茗为我相守,足矣,付出再多也当无悔了!”说罢再次挥起手中笔,写下心中所想,心中所念。两人从小在私塾相识,长大相知。柳眉生早已确定,那若茗,定是他相守一生之人。

  【二】

  乡试结束,若茗便把柳眉生请到酒楼庆祝一番。他的才学她是知道的,她相信这次乡试他一定能拿个好成绩。

  丫鬟斟酌两杯小酒,若茗轻轻端之,放在面前,娇羞的笑道:“相公,此杯酒,若茗恭祝你乡试得举,我俩恩爱永生。”说罢便一饮而尽。

  柳眉生喜笑颜开,握住若茗的手不肯放开,他的眼神,含情脉脉,身旁丫鬟见状,知趣的离开了现场。柳眉生道:“娘子,你是女儿之身,且不能罪了身躯,乱了方寸。你我少喝些许,然后我送你回府。但望你在家中好生保重,不要为我牵挂。”

  两人之称,纯属私语。在外人面前,依然是你若茗我眉生,只是这两人的感情早已如火如荼,那情愫亦是难舍难分。

  本想就这样分别,数年后再见。怎知,江老爷就这样寻了过来,此时已近黄昏。

  江老爷在家等候多时,不见女儿回家,心中着急,猜想定是在这酒楼与柳眉生你情我愿卿卿我我。不想,真的被他一猜即中,这两人当真就在这相会。

  见到他们情意正浓,再加上夫人在旁边求情,江老爷也不便这样怪罪于他们。便说:“即是如此,我这女儿就托付于你了,此生你要好生照顾她。但是,老夫有一事相求,希望眉生你能够答应。”

  听到江老爷愿意将若茗许配于他,他心生感激,认为无论怎样的条件他都会尽可能的做到。于是,他面向老人双膝跪下,诚恳的说道:“只要老爷放心的将女儿嫁于我,我定当好好待她。而且,此生不悔,别说是一件事,就是一百件事,眉生也会答应。”

  江老爷满意的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意思:“你也知道,我江家历代文人辈出,家境显赫。且不说你的身世背景,但是老夫希望你能够高中状元,让若茗可以有个好归宿。我江家就这么一个女儿,老夫也就这么一个条件,不知眉生你,愿意否?”

  柳眉生喜出望外,这不只是江老爷的心愿,更是他柳眉生本人的心愿。能够娶到若茗已是三生有幸了,这点小事情又怎能难得倒他?与若茗相对一视,笑了。

  他胸有成竹的说:“老爷,您放心,我一定会高中状元回乡为您效劳的!”

  江老爷再次微笑着点点头,说道:“好!那我就选个吉日为你和若茗的婚事给办了,以后你回乡来,好有个住处!”

  “多谢爹爹!”若茗和眉生双双跪在面前,心中充满了感激。

  【三】

  亲事举办的很是简单,虽说不是轰轰烈烈,但是传统的东西还是应有尽有。那桌子上摆放的翡翠镯子,还有偌大的金元宝,更有价值不菲的玉如意。看到这一切,眉生感动万分。值此一日,他便人才两得。

  门上,窗户纸上,大红的喜字覆盖在表面,心情随风飘扬,人人兴奋。

  若茗期待的坐在新床之上,等待着她的郎君欣喜而来。

  人说择日不如撞日,他们成亲的这天,科考结果也出来了,眉生顺利的通过考试,接下来就要赶赴京城,为他的状元梦奋斗。

  若茗接到消息,虽心有不舍,但他终归还是要回家。

  眉生走近新房,看到凤冠霞衣的若茗,爱得死去活来。他慢步走近若茗,轻轻的掀开盖头,一张迷人的脸蛋就这样出现在眼前。好美!眉生感叹起来。

  将眼前的美人儿揽入怀中,温柔的呵护着:“若茗,此生能娶得你,真是我三生有幸。”

  香槟小镇若茗娇羞欲滴的样子,真的让他好心动。她温柔的脸上,写着多余的问候。只希望,他能够尽快中举,然后风光而返。“相公,只要你能中的科举,回来见我,就是对我的等待的报答了。记住,这方有我在痴痴的等着你。”

  柳眉生慎重的点了点,就这样拥着她,不愿放开,此时此刻,他们是属于彼此的,此时此刻,他们的心永不分离。

  【四】

  准备好了盘缠,眉生就这样上路了。他带上了若茗的牵挂和嘱托,还有乡人的期盼和等候。再想到昨夜那良辰美景之时,与若茗的肢体交融,更让他下定决心,要凯旋而归。

  若茗含泪送走了相亲相爱之人,伏在母亲怀里痛哭起来。

  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聚?这一别,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回到闺房,闭门不理。与所有人断绝来往,只希望能把对相公的这点思念化成力量,来支撑她一路等下去。为了她,为了他们的未来,更为了这个家。

  江家人对这个小姐怜爱的很,不管是什么都要顺着她,得知这次姑爷走后她天天不开心,丫鬟特意做了些拿手工艺来讨她欢心,只越秀景瑞悦见山希望她不要日夜在思念中度过,这样很伤身。江老爷更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为何他寡情寡意却有个如此多情的女儿?

  若茗就如那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般,楚楚动人。江南之地,爱慕她的人数不胜数,只是她偏爱那孤苦无依的柳眉生,纵使他有千口反对也不及她一个决定。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日子就这样行如流水,柳眉生却依然音信全无。

  而若茗在这等待的岁月中,身体却发生了变化。几次头脑眩晕,江老爷请来大夫诊断,才知是小女有喜。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给两个老人带来了希望。喜出望外之时,忙叫丫鬟炖汤炖药的补,他们江家终于有后了。

  【五】

  每年,看着花开,又看着花落,岁月无情的流失,就是没有带回关于眉生的任何一点消息。难道他有了什么不测?种种的幻想在若茗脑海里旋转,他可是她此生之人,万万不能出任何差错。如若不然,她可以接受不让他去参加科考,因为全家团圆又何乐而不为呢?她不想孩子出世后见不到爹地,更不想自己这样孤独终老。

  眼看孩子就要呱呱落地了,她的心情异常的沉重。

  眉生,你到底在哪里?她望着月亮,痴痴的问着,她已经不想再等待了,突然有种要去找他的冲动,即使不能知道他在哪里,至少她可以寻找他的足迹。

  江老爷十分心疼这个女儿,但是她又有孕在身,实在不好让她前去寻找眉生。只能待她生完麟儿再作打算。若茗天天以泪洗面,多少次期待换来了失望,多少次希望换来了绝望。那么多人中举游街,却没见到眉生的影子。

  和他一起赴考的人都已经全然而归了,为什么他还不见踪影呢?

  她整日郁郁寡欢,连腹中胎儿都不听娘言,还时不时的踢她肚皮,跟她发脾气。

  再细熟她怀胎日月,已经将近临盆,江家夫人早已请了接生婆婆在家侯着,生怕若茗此时出了什么差错。如若孩子能平安降世,那真是眉生对他们江家的一种报答。

  【六】

  听到小娃娃的哭声,江家二老高兴的又蹦又叫:“我江家有后了!我江家有后了!”

  但看到那娃娃性别后,欣喜中带点失望。经过一次痛苦的折磨,若茗终于看到自己的孩子在眼前啼哭。她很微弱的笑了笑,问道:“敢问婆婆,我这孩子是男是女?”

  接生婆婆笑着回答:“回小姐的话,是个千金!”

  江家二老虽把若茗当掌上明珠,但是对女孩儿已经不再期待。他们只希望若茗能给江家添个男丁,却不想又是女孩。

  看到爹娘眼中的神色,她自知做的不是够好。但,那孩儿,是眉生赐给她的的礼物,无论如何,她要好好的照顾她,把她抚养成人。纵使不能让她前去参与科考,却也要长的犹如自己,如花似玉。

  她轻靠在枕头上,喊丫鬟抱来了女儿,放在自己的怀中。她的笑,感染着孩子,那女孩儿到她怀中后便不再哭泣。轻轻的摇晃着她,口中念叨着:“我的女儿,你是我的女儿,为娘就给你娶名叫‘婉儿’吧。”寓意眉生到现在还不回来,亦有晚归的意思。

  婉儿追随着她度过了一年又一年,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个春秋。江老爷早已经心烦意乱,他早该知道柳眉生,不能给若茗带来幸福,却草率的把女儿下嫁于他,他后悔莫及。

  多次劝说女儿,把婉儿交于别人,然后再找个好男人嫁了,可是她却死活不听。

  不管了,如今这个女儿,他们已管不了了。光这一件事情都让他们两个老人心力交瘁了,他们真的不知道再要怎么去安慰怎么去安排。

  【七】

  两个老人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再加上心事多多,纵使有千万座金山也不能给他们带来快乐。日子久了,就觉得生无所恋了。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相继离去。

  这对若茗来说,无疑不是一种打击和伤害。

  婉儿也已长大了,可是江家却不似以前那个江家了。许多佣人都在老爷和夫人过世后离开了,本来老爷走后还有夫人维持,可是夫人也这样离去,他们心里悲痛,虽不忍心丢下小姐和小小姐,但是如今的江家已物是人非,已经没有值得留恋的了。

  若茗母女俩欲哭无泪,生活越来越贫苦。

  若茗典当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不想婉儿跟着她一起受苦。孩子没了爹爹,亦没有了姥姥和姥爷,再不能让她觉得她的娘亲是个没用的人儿。

  “娘亲,爹爹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此时婉儿已经有自己肩膀高了,她从小就没见过爹地,对爹地的幻想定然很深刻。只是,她真的不知道如何跟这个天真的女孩儿解释。

  “婉儿乖,爹爹说,只要婉儿听话,就会让娘亲带着婉儿去寻爹爹了。”若茗苦楚的脸上,再也看不到昔日的光彩。无奈之下,她只有带着婉儿前往京城,去寻找那离开多年的爱人。只是人海茫茫,她究竟该往何方?

  【八】

  在京城脚下已经八年之久了,婉儿也出落的亭亭玉立,是个能文会道的小才女了。

  这八年来,若茗凭借父亲的威名,在京城打下了一片小天地,只是希望在这里能够给婉儿一个稳定的生活,更希望眉生可以在这里和她偶然相遇。

  只是八年之久,都未见过眉生,就连他的一点小消息都没有。

  直到有一天,一个刚中了状元的中年男子游街,被她看到,她惊呆了。虽说他已是胡须满脸,覆盖了青春,可是他的那双眼睛她还是认识的。这个新定状元就是柳眉生,他骑在骏马上潇洒的跟大家打招呼。十八年之久,他终于混出一片天地来。

  若茗泪流满面,本想与他当街相认,但又恐丢失状元爷的面子,所以就安奈住了自己的冲动,希望眉生可以在人群中看到她的影子,然后寻找而来。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她意想不到。

  “姑爷!您可回来了,小姐还在屋里等您呢!”这女子,就是丞相府千金的贴身丫鬟,只是她怎会喊眉生为“姑爷”?好奇,她拉了身边一位大婶,问了个究竟。

  那大婶的回答是:“柳公子啊,可是我们京城的奇才。那丞相府的千金老早就爱上了他,硬是要下嫁于他,只是柳公子似乎心有所属,一直没有答应。而科考每年都是丞相负责,所以他总是名落孙山。后来,他屈于丞相,娶了丞相之女。”

  【九】

  原来如此,原来他一直记着答应爹爹的事,原来他因为没中状元就不敢回家,原来他为了能够给自己一个交待而屈身他人。十八年了,他忍辱负重才取得这个功名,多辛苦呀!若茗心如刀割,沮丧着回到家里。

  她把自己的情丝用笔写了出来,那份爱长达千里。喊来女儿婉儿,将信搁于她的手中,说道:“婉儿,你不是想念你的父亲吗?我告诉你,今天你看到的那个就是你的爹爹,你且带着此信前去丞相府找他,为娘随后就到。记住,但将此信亲手交于你爹爹亲看!”

  婉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又问:“娘亲,爹爹知道我是他的女儿吗?”

  若茗笑了笑,说:“你且将此信给他看,他便明了!”

  婉儿带着期望去了丞相府。

  起初丞相府的守卫不让她进,后来眉生便赶了出来,接过婉儿手中的信,看完后,深深的抱住了婉儿,流出了这么多年来的信义嘉庭滴泪。随后带着她赶往若茗住处,却发现若茗已气绝而去。婉儿趴在其身上,痛苦不止。

  信中所写:

  相公,我等你多年,你未归。我尚知你的难处所在,其实,纵使你不是状元,我们一家也定能其乐融融。只是你把名利看的太重,你却不知我并不需要。而今日,你夺得状元之名却已是丞相之婿。三尺白绫悬于梁上,若茗将与相公你阴阳相隔。但求相公你,勿忘我。我且留一枚婉儿交付于你,希望你能好生照顾她。她出生后便没了你的陪伴,不想她以后也孤苦一人。且不要让她和若茗走相同之路,婉儿是你走时赐予我的礼物,现在,我将她归还于你,请善待!

  若茗 留

  将若茗的后事隆重安排好后,眉生将婉儿接于家中,丞相一家也似乎很疼爱这个女子,只因她才华横溢,知书达理。只为弥补对若茗的亏欠,她是个好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