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摘星 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插曲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教育

摘星 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插曲听到这句话的人不少,郭逢秋冷笑一声,并未开口反驳,朱仲由等人却是苦笑连连。经过了那么多事情,他们自然是

摘星 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插曲

听到这句话的人不少,郭逢秋冷笑一声,并未开口反驳,朱仲由等人却是苦笑连连。经过了那么多事情

,他们自然是认可楚歌的,那杏确实不错,如果说性格没有那么锋利那就更不错了,从某种方面来说,他应该是这届新生中的人了,修炼仅仅两年多,便能取得如今成就,此等天赋饶是他们这些老头都闻所未闻。如果让他成长下去,定能成就第二个萧章白发,甚至超越他们二人。

那两个人是谁?当今大陆年轻一辈公认的强,院长们对楚歌的评价已经足够高,但他们依然不认为楚歌有机会走在他们前面去,潜力终究只是潜力罢了。

“我又没说那小家伙能打败他们,只不过登山过程可不只是靠武力就能解决的,各位院长想必都比老朽清楚得多才是。”

老人重新闭上了双眼,笑呵呵地说道。

§仲由淡笑道:“圣山之行,学识、修为、智慧、心境缺一不可,且不论白发萧章,主教大人也该对子路多些信心才是,书山子弟,西陵七子,各方才俊也是上上之选,楚歌虽是不错,想要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也实在艰难,他如何又能个登顶?”

△教笑了笑,没有解释,仿佛进入了午眠,至于山上那些小家伙如何了,他也实在不怎么关心。

山道有时尽,但楚歌面前这条道路仿佛直上了云霄般,根本就看不到尽头。与大多数人一样,他选择的方法为简单笨重,走走看吧,可是一路走来,风景虽有变幻,可依旧见不到石阶的尽头。有些累了,楚歌便坐在石阶上开始休息。

回望着下方,上不见顶。下不着尾,视线的尽头皆是被浓厚的云雾遮盖。只是入得道旁满眼葱郁,倒也不会觉得视觉疲劳。这是幻境,但却是比现实更真,楚歌甚至都能闻到花香,听到密林间偶尔传出来的几声鸟鸣。

“这考的是什么?如何能够破境?”

这是楚歌现在思考的问题,也是所有考生正在思考的问题。然而,随着一道刺耳的破碎声传出,考生们皆是将目光转向了生源处。石梯之上,视线的尽头出现了道黑色背影,那人黑衣白发极为显眼,他走了出去然后向着更高处进发。

“这……这么快?那家伙没见过啊,是谁?”

楚歌见到那道身影时,如果不是那满头白发太过显眼,甚至差点以为是自己的背影,黑衣背负大剑,这不是自己的标准行头吗?他摇了摇头,很快将自己从这些无聊的思绪中摆脱了出来。

他皱着眉头,思考着破境的突破点,但没过多久。随着一道道破碎声音的响起,出现在山道尽头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这些人隔他很远,但凭着修炼者的视力,只要不是背对着人,楚歌也很容易看清楚他们的面貌。除去有个眉目如剑的青年人他不认识以外,其余的人皆是颇为眼熟,西陵七子全都出了去,连张衡那家伙也出来了。

楚歌摇头叹息了声,以张衡那家伙的性格。待自己出去后定会好生嘲笑自己一番。

不过这种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楚歌吐了口气。思考着那些破碎的声音代表着什么,是幻境破裂发出的声响。还是攻击物体的时候传出来的?在这幻境里,他能看见的东西就只有三样,石阶、树木以及太阳。

出去的办法难道不是靠智慧或是见此,而是直接依靠武力摧毁某件东西?…

楚歌睁开了双眼,瞳孔中露出丝光亮,他抬头望了半空中那轮红日一眼,然后屏气凝神尝试着寻找它的星辉,可楚歌在冥想状态中看见的却是一片黑暗。

“果然是假的,山道树木是真,太阳却是假的。”

他有些兴奋,却不知道自己绕了多大一个圈子,如果不是人为的,那形成这个幻境的东西必然是某种阵法,而只要是阵法都有个阵眼所在,如果困在其中的人能在时间摧毁那个阵眼自然是很轻易就能走出去了。当然,每个人所在的阵法不一样,阵眼自然不同,山道尽头的那些人之所以会花上一段时间,是因为他们一直都在寻找阵眼而已。

圣山给年轻人们出的道考题不算难,成功通过者自然是极多,楚歌破镜的速度不快,明显是在阵法一道上吃了个暗亏。

“怎么这么慢?”

张衡看着走上石阶的楚歌,不解问道。或许是长久的相处,才真正让他觉得楚歌深不可测,至于武功诗才,文法丹道无不精通,想这种小手段他应该很快就看得出蹊跷才对。楚歌尴尬地笑了两声,并没有解释什么,看着张衡还在此地等着自己,不由有些困惑。

“三人组队那是进书墓时的要求,这个你可以先走的。”

“切,你以为谁愿意等你啊,前面……有点麻烦……”

张衡撇了撇嘴,为他让开了条道路。

山道前方有个凉亭,凉亭里面有位身穿棉布青衫,头发糟乱的老儒生,而凉亭外则有不少学子望着手中的一块竹简抓耳挠腮,看起来当真是好不焦急。此地的人并不算多,从山道早就岔了开,走出幻境的人都分配到了山中的各个地方,能在这里遇见张衡实在是运气所为。

应该是张衡的运气比较好,楚歌也想明白了,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在等自己。

“夫子留下的诗题,你知道的……我不太擅长这个。”

楚歌微愣,旋后大笑,不过张衡还没来得及发怒,一道旁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你就是楚歌?”

有很多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废话,来人年纪不大,看其白衣飘飘,脸上稚气未褪的模样应该只有十四五岁。但他说话的声音并不青稚,却有几分沉闷,再配上那两道微皱的眉头,看上去倒有几分少年老成的模样。

“是我,找麻烦的?”

“不敢,笃学府白一川还请楚兄赐教。”(未完待续)

女性不孕不育北京哪家
长沙轻度宫颈炎病医院
黑龙江男科病治疗费用
南京哪个医院可以治早泄
天津哪里的男科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