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全职召唤师系统 第二百序 再见大草原(下)求正版支持哈!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网络

全职召唤师系统 第二百序 再见大草原(下)求正版支持哈!对于慕英的执意离去,张飞自然是不好阻拦。人家有人家的家事,自己总不能有过多

全职召唤师系统 第二百序 再见大草原(下)求正版支持哈!

对于慕英的执意离去,张飞自然是不好阻拦。

人家有人家的家事,自己总不能有过多的约束吧?

而且看着慕英这一脸兴奋且面红耳赤般的模样,张飞虽然说脸上装作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但内心中却是很是肯定。

慕英这小子,估计是要去找他的小女友去了吧?

“这大草原路途很远。”

陪着慕英过了好一段路的形成之后,终于是来到了那大草原的门口处。

也就是慕英刚来大草原时候的那个地方,

大草原,神牧。

“所以这接下来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也是不能够多少保证你的安全,这离帝都的路,你若是就这么回去,估计跑个半个月的时间都是不能够达到。”

“这一条是我族为珍贵的马匹品种,血红战马。”

张飞那高大的身子与慕英那略显纤瘦的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站立在一旁,张飞的手掌轻轻的抚在旁边的一批骏马身上,骏马高扬着骄傲的头颅,抖动着优美的鬃毛,仿佛周边的一切都是未曾放入他的眼中。

四条腿结结实实,壮硕的肌肉就好像是雕刻上去的一般,蹄子又大又圆,身上的毛像炭火一样红,说是血红战马,这肤色果真是与名字相仿,脖上那排长鬃黑得耀眼的,十分醒目。

马的眼睛和鼻子离得很远,而鼻子和嘴巴却又挨得很近。两眼也相隔较远,而且中间居然还有一条白线把它们分隔开来,就好像是一把长剑一般,直直的就是镶嵌在那脑门上一般。

这马看上去很是强壮,至少与着寻常的骏马想必,确实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这是慕英的感受,而张飞接下来所说的话,更是让慕英暗自称奇。

“这血红战马,可是由上古时期马族与我们兽族的基因结合体,自上古以来,便是我们张氏一族的专属坐骑,任何其他部落的人,就算是有着再大的关系,都是没有办法能够弄到如此良好的骏马。”

“它的血液之中可是留着上古神兽的血脉,就凭着一匹成年的血红战马,其战斗力就可以是和一名寻常的青铜级别的人物相媲美,所以这也是它的珍贵处之一。”

“能够和青铜级别的修行者相媲美?”

虽然说观其模样就已经是知道这骏马不寻常,但当慕英听到张飞如此说来的时候,依旧是忍不住一声惊呼。

张飞点点头,笑着说道,“对于寻常的马来说,能够在草原上驰骋个三天三夜就已经算是不错,但对于我们的血红战马来讲,这三天三夜的时间,只是他们刚学会走路时候的步而已。”

“若是一直抛下去,十日之内将你送达到帝都之中,都并非会是什么难事。”

听到这里,慕英更是显得惊讶,这大草原与帝都之中相隔甚远,慕英心中自然是比谁都还要清楚,这之前来的时候,可是直接就过了二十多天的形成。

而此时这张飞所说,这血红战马不过是时日不到的时间就是能够将自己送回到帝都之中?

而且是在这骏马不休息的情况之下?

“这匹血红战马,若是放在市场上拍卖,就算是出上万的金币,都是不一定能够买得到,”

张飞咧嘴一笑说道,“不过我们相识一场,这血红战马,便当做是我送与你的礼物,以后若是再次相逢,这匹血红战马,便是我们的信物。”

“所以,你可得要给我好生照料它才是,哈哈哈哈!”

听到张飞如此说道,慕英也是笑着回应,“你说得这么珍贵,就算你不说,我也是会好好照料。”

随后,还没有等张飞说完,慕英就是一个上身,就骑到了马背上。

“嘶!”

随着马儿的一声鸣叫,

“啊!”

以及从慕英口中发出的一声惨叫,在张飞那笑着的眼神中,慕英的身子就直直的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扑通!

清脆的落地声响。

慕英的身子狠狠地就是砸在了地面上,溅起了一阵灰尘。

“让你急!”

张飞笑着说道,“这血红战马可不是寻常的物种,普通的马你若是技术好,分分钟就可以驾驭,但对于血红战马来说,你若是要驰骋在它身上,还得要和它架构好思维联系才是,不然的话,以它的脾气,分分钟就把你给摔了!”

慕英摔了个嘴啃泥,又听到了张飞如此说来,只能是冷哼一声,便只能是带着灰头狗垢脸来到了那血红战马的面前。

在张飞的指导之下,这联系起来也并非是什么难事,只是用着元力的连接,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慕英与着骏马的联系便是构架完成。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红色的光线,便是出现在了慕英的手掌上,一道金黄色的线条,也是出现在了血红战马的脑门上,顺着那道好像是利箭镶嵌上去一般的白色纹路上,金色光流显得格外的清晰。

“血红战马一旦认主,可是今生定当追随至死的。”

张飞笑着说道,随后便是轻轻的拍了拍血红战马的脑袋,便是对着慕英招呼了一声。

慕英也是会意,随后便是跨起脚步,一脚跨上了马背上。

“那么,告辞了。”

慕英双手抱拳,对着张飞说道。

此时又是一种分别,虽然说与着狄仁杰分别时候的感受没法相比,但对于慕英来讲,此时与着张飞分别,也是有着一种淡淡的复杂情绪。

这大草原,经过了两个月之久的时间,此时终于是要离开了。

张飞也是如此,但对于如此壮汉,儿女情长之事总归是没有慕英这么强烈,只是大笑一声,也是对着慕英一抱拳,

“保重!”

在下一秒,在慕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张飞便是笑着大喝一声,抡起长鞭一下就是拍打在了马屁股上!

“嘶!”

顺着一声马匹的嘶鸣,以及慕英的一声惊呼,那匹骏马顿时就如同火箭一般,猛地就是朝着前方冲去!

“如何驾驭,就看你自己的了!”

张飞运转起元力,慢慢的漂浮在空中,目送着慕英的离去,大声喊道。

就算此时的慕英心中有着无数的那什么马奔腾而过,此时也只能是尽数将其压制而下。

因为此时对于慕英来讲,如何驾驭好胯下的这批被张飞打得受惊的骏马,才是首要之事!

“你特么方向都跑反了啊!”

慕英悲催的大声喊道。

那声音,在旷野中悠悠传来,如同是久居幽宫的女子哭泣声响,久久不能散去。

安远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竹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南宁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扬州癫痫病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