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血与火的赞歌 第1节 特洛菲尔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生活

血与火的赞歌 第1节 特洛菲尔9月10日,卡伦领泽科拉堡。在布雷迪德利公爵的召集下,卡伦所有的贵族和骑士几乎都集结在这座军事堡垒之

血与火的赞歌 第1节 特洛菲尔

9月10日,卡伦领泽科拉堡。

在布雷迪德利公爵的召集下,卡伦所有的贵族和骑士几乎都集结在这座军事堡垒之中。

今天,是柏丁堡安托家族帕莱克子爵抵达泽科拉堡的时间。

布雷迪德利公爵前未婚妻就是安托家族的掌上明珠,一年前布雷迪德利为了和费罗拉成婚退掉与安托家族的婚约,因为这件事情,布雷迪德利曾亲自与安托家族的誓言骑士在夏德伊莱堡的训练场上决斗…

虽然终布雷迪德利获得了胜利,并成功退掉与安托家族的婚约,但从那之后,安托家族就退出关于克里夫家族所有的社交活动,甚至有传言安托家族正在准备叛乱!

为此,在半年前切斯特公爵曾亲自前往柏丁堡,对布雷迪德利做出的决定而道歉,承诺将卡伦领东北部一大块领地册封给帕莱克子爵的次子。

现在,切斯特公爵在帝都被刺死,卡伦领又正值关键时期,各地领主和骑士们对布雷迪德利公爵的信任低的可怜。

所以不管从那个方面,布雷迪德利公爵都必须重视帕莱克子爵的到来,年轻的公爵甚至亲自在城堡的大门口迎接帕莱克子爵。

晚上,还有专门为帕莱克子爵到来而准备的宴会。

布雷迪德利公爵在宴会上显得非常高兴,白天帕莱克子爵表现得很恭谦,同时对他提出一系列对兽人作战的条件和计划都没有拒绝,

重要的是,帕莱克子爵带来两个兵团的士兵帮助他抵御兽人。

这一切都足够值得这位年轻公爵高兴。

高兴中的布雷迪德利公爵甚至没有注意到,周围贵族们看他的眼神中都充满着怜悯和惋惜。

当宴会进入到时刻,年轻公爵站起身举杯想要和他的成封臣们干杯的时候,后背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接着,他的胸口处如刀搅一般的疼痛。

“哐啷”

公爵手中的酒杯跌落地面,浑浊的酒水在烛火下莹莹流动,他本能的转过头去,逐渐暗淡的目光看到了帕莱克子爵冰冷的眼神…

“嗖”

“嗖”

宴会厅的阁楼上,无数的弓弩手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对着布雷迪德利公爵的随从们一阵乱射…

几声惨叫过后,一切都恢复平静。

这时,布雷迪德利公爵用带血的右手死死的拽着帕莱克子爵的左臂,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咽喉里涌动的鲜血让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噗呲”

寒光一闪,布雷迪德利公爵的咽喉部位被整个切断。

被溅的一脸鲜血的帕莱克子爵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你的声音我不想再听到,因为那会让我觉得恶心。”

帕莱克的这句话语是布雷迪德利公爵听到的声音,很快年轻的公爵带着不甘与留恋的眼神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叮…”

一声轻微的与整个环境不相符合的清脆般悦耳的声音响起,帕莱克子爵从怀中掏出一枚银白色的风铃,他一双带血的双手迅速染红了风铃…

年老的子爵低着头,他根根白发在宴会厅火光的银色下闪闪发亮,让他脸上腥红的血液更加明显。

“我对你的婚姻毫无兴趣,但你不应该招惹我的女儿,你这个卑劣的小丑,你让她怀孕又抛弃她,她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她此时此刻正躺在冰冷的棺材里,而你却和那个女人在城堡中温暖房间内共宿...你以为谁都会对你们克里夫家族卑躬屈膝?谁都会忍受你们的蛮横?”帕莱克子爵显得有些激动,他就像年轻人一般在布雷迪德利的尸体旁边蹦蹦跳跳。

“你们都干了什么?”矮人王子比切尔特声音低沉而愤怒。

“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尊敬的比切尔特殿下。”泽科拉堡的领主科里奇-戴纳伯爵来说脸上带着笑意,“年轻的布雷迪德利明显无法统治卡伦领,我们需要新的统治者。”

“新的统治者?”比切尔特丝毫不在意围在他身边的守卫,他推开抵在他胸前的长矛,向着科里奇伯爵的方向走出两步,“是你?还是你旁边的凶手?”

“特洛菲尔会成为新的公爵…”帕莱克子爵说着便侧过身子,随即,从他的身边走出一名身穿着红色礼服的中年男子,他腰间银带上的猎鹰家徽雕刻的栩栩如生。

“比切尔特阁下,卡伦领向您问好。”特洛菲尔-克里夫躬身微微行礼,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容,作为切斯特公爵的弟弟,他完全有资格继承克里夫家族的公爵头衔。

“你们早有计划?”比切尔特脸色微变。

特洛菲尔耸耸肩,“我的侄子明显不适合作为卡伦领的统治者,所有的贵族都反对他。”

“没有人天生就是,况且让布雷迪德利成为一名合格的统治者是你们的职责。”比切尔特脸上的怒气升腾,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和特洛菲尔拼命。

特洛菲尔无奈的摊摊手,“兽人的大军在前,贵族们没有时间等待他的成长。”

“好啦,收起你华丽的言辞。”矮人王子上前两步,“至少让我要把他的尸首带走。”

“你觉得我们会让你把他的尸体带走吗?”特洛菲尔摇头。

比切尔特一怔,随即他把目光投向泽科拉堡的主人科里奇伯爵的身上,“如果你们还能回忆起你们的家族誓,就不应该阻止我。”

“呵呵…”帕莱克子爵低声的笑着,他满脸的皱纹堆积在一起,“比切尔特殿下,您觉得在这个时候谈论所谓的家族誓言是否有些好笑?”

“殿下,布雷迪德利的死亡就是我们的决心。”科里奇伯爵两步走到布雷迪德利的尸体前面,双眼中带着很严肃的警告,“不要试图挑战我们的底线。”

这时,城堡守卫们也不再因为比切尔特的前进而后退,他们的长矛甚至已经观贯穿矮人王子的皮甲。

胸口挣扎一般的刺痛让比切尔特停下脚步,他的随从坚定的站在他的身边,矮人王子在在场贵族的脸颊上掠过,他没有从一个人的眼中看到迷茫…

看到他们,比切尔特才算明白他的挚友在卡伦领的统治已经彻底结束!

“好吧…”终,理智战胜了冲动,比切尔特说道:“愿你们好运,众神在注视着你们。”

“众神会看见我们对卡伦领的拯救,殿下。”特洛菲尔神情严肃。

“也许吧。”比切尔特退到门口,“但我看到的只有背叛。”说罢,比切尔特转身便走,眨眼间便消失在城堡的走廊之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阅读址:

虞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市平谷区医院怎么样
辽宁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兰州白癜风医院地址
宜昌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