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成道之后 百二十六章 沈先生好(求收、推)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历史

成道之后 百二十六章 沈先生好(求收、推)距离规矩立下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半月之久。这半月的日子里,登仙路上的人遵守着沈鸣立下

成道之后 百二十六章 沈先生好(求收、推)

距离规矩立下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半月之久。

这半月的日子里,登仙路上的人遵守着沈鸣立下的规矩,没有丝毫的触犯,一切都很有序而美好。

期间也有人按捺不住自己疯狂本性,想要惹是生非,挑衅杀人,但不用沈鸣出手,自有人维护规矩,将那人绳之于法,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审判诛杀。

一个好的规矩,自然会有人愿意真心为之维护。

客栈,庭院。

庭院中摆放着一块等人高的玉石,沈鸣拿着把小刀,静静地站在玉石前。

玉石是叶七百等人在城中的收获,在那场厮杀之后,叶七百等人亲自送上门来的,同这块玉石一起被送上门来的还有不少的奇珍异宝,皆是原本四城主事之人的珍藏。

沈鸣当时想了想,留下了这块玉石,又让阿朵儿和程千两人各自选了几件自己喜欢的东西,其余的便让叶七百等人自己分发,他也不多过问。

打量了一番这块玉石之后,沈鸣方才深吸了口气,他缓缓闭上眼睛,脑中开始浮现一个人影。

接着。

他挥舞着手中那把小刀,锋锐无匹的小刀随着他的舞动,如同灵活的精灵般在那块玉石上跳跃着。

每一次跳跃,都从那块玉石上剥下一些碎片,碎片再落在地上化作粉末。

这一幕,若是让那些玉石珠宝雕刻师们见了,一定会痛心不已,大呼沈鸣暴遣天物。

但沈鸣却是毫不在意,他手中的那把小刀挥舞的也越来越块,甚至只能看见一团银色的光影在舞动,而玉石上的碎片也落得越来越多,竟如瓢泼大雨般密集落下。

“哗哗哗!”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那块等人高的玉石渐渐被沈鸣雕刻出了形状。

威风凛凛的铠甲、飘扬的披风、提着笔直长刀的右手、握着令牌的左手……

随着沈鸣不断的挥舞手中的小刀,那块玉石也快速的被雕刻成型。

好片刻后。

沈鸣为雕像刻上一刀,他才缓缓睁开眼睛,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尊雕像。

这尊雕像的模样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现在的样子。

嗯……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沈笑的样子。

他用小刀轻轻的划破自己的手指,殷红的鲜血顿时缓缓流出,他将手指隔空对准雕像手中握着的那块令牌。

然后运指如飞,随着他的指尖挪动,玉牌之上顿时闪过一排排的红光小字。

片刻功夫后。

沈鸣缓缓吐出一口气,收指站立,那道被小刀划破的手指的伤口也自然而然的愈合,而玉牌之上则多了一排排的血色小字。

、此地禁厮杀打斗!

第二、一切江湖恩怨……

第三、……

是的,他在玉牌上刻着的正是他为仙境立的那三条规矩。

这是规矩,也是符文,用他的鲜血写就的。

沈鸣再次打量了一番雕像,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大袖一挥,这尊雕像顿时被收入手上的那枚黑色戒子中。

沈鸣迈步回到客栈大堂,大堂中坐了不少的人,程千、阿朵儿、叶七百等人自不多说,还有不少原本仙境中的人。

此时见沈鸣出现在大堂,皆是站起身来,发自内心地恭敬问好。

“沈先生好!”

“沈掌柜好!”

这种恭敬源自于沈鸣拥有的实力,但更多的还是源自于他立下那三条规矩。

那三条让仙境变得美好,变得秩序有条的规矩,赢得了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恩与尊重。

沈鸣笑着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小二见了沈鸣出现,眼睛顿时一亮,忙跑过来乖巧的问了声好,然后摸了摸脑袋,看了眼客栈内的众人,讪笑道。

“掌柜的,您看,近这客人实在是有点多,我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是不是再招两个人手?”

小二这话一出口,沈鸣还没什么表示,正在客栈里吃饭的人倒是坐不住了,纷纷自荐开口。

“我我我,沈掌柜,我来当小二,包吃包住就行!”

“去去去,就你这胃口,包吃包住,你一个人怕是顶十个人吃的,沈掌柜还不得亏死!”

“就是,沈掌柜我来,工钱无所谓,吃住不包也行,就让我在这客栈做事就行。”

“沈掌柜……”

小二看着眼前这一幕顿时就懵了,你说你们这一群先天、宗师级高手,这是在闹那样啊,要不要这样啊!

不收工钱,吃住也不包,你们让我这个小二感到压力很大啊。

特别是你啊,伍掌柜,你说你自己都是一个掌柜了,还跑来这里当小二,凑热闹有意思吗?

大堂中的众人却不管小二心里想着什么,甚至为了证明确实人手忙不过来,还拍起桌子大声吆喝着。

“小二,我的女儿红呢?”

“小二,我的酱牛肉呢?”

“快点啊,小二,我的……给我再来两坛烧刀子!”

听着这些声音,小二转头看了眼客栈中的众人,然后将视线又放回沈鸣身上,一脸欲哭无泪地说道。

“掌柜的,我觉得……我突然觉得人手还是够的,我……我能忙的过来!”

这地方,他一个普通人,找个安生的工作不容易啊,可不能丢了。

沈鸣被小二的表情逗得一乐,摆了摆手,笑着开口道。

“人手不够再招便是,还差什么东西自己布置,今后这家客栈便是你的了。”

说完,也不等小二反应过来,招呼了程千兄弟和阿朵儿一声,便出了客栈。

客栈……我的了!?

我成……掌柜了!?

听着这个消息,小二一时还有些懵,没能反应过来,傻傻地看着沈鸣几人离去的身影。

甚至连客栈里那些人没结账,就追着沈鸣离开了客栈也不知晓。

好片刻后。

小二方才哭丧着脸道:“流水的掌柜,铁打的小二,我不想当掌柜啊,当掌柜好危险的,还是当小二安全些。”

些许日子不见,道路整洁干净了许多,道路两旁甚至多了几家店铺,那条暗红的小河也变得清澈不少,但那躺在河底的白骨还是在告诉着人们,这里曾经是何等的可怕。

沈鸣走到大街之上,一路上见到他的人皆是躬身行礼,即便有那不认识之人,在身旁人的提醒后,也会慌忙地补上礼仪,发自内心地道上一句。

“沈先生好!”

鄢陵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达拉特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南充牛皮癣医院
榆林牛皮癣专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