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水纹中的眼泪

2018-09-15 11:45:40

时值秋天,该要黄的都黄了,该要凉的都凉了,该要走的也终将走了。留下的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张望,或许是期待,期待那些海誓与山盟快些烟消云散。

---题记

大学的生活对于有事做是充实的,而整天漫无目的的人是无聊透顶。刚开始谁都不认识谁,只安静的做在最后一排,失落的看着前方。每天都在重复,如此的重复着。

因为这,才遇到她--榕。榕是一个念起来很俗但写起来很美的字,我曾这样对她说。认识她是通过穿字条,连她都说我们的认识方式与别人不同,我笑笑。在我看来她是一个心细的,现实的小女人。心眼很小自己也说过自己最喜欢斤斤计较,我不明白这样女人的想法。她很象一个小孩,走路都喜欢一跳一跳,喜欢在街道旁的边界沿着走。总是说自己的思想复杂,至今我还不彻底的承认。我最喜欢那双小眼睛,很可爱或许这是吸引我的空洞吧。

很多朋友对我说她长的不好,也有说她还行。我都无言,对于这。

也许她的出现是为了让我无聊的生活结束,或过烟云。

我们在一起时她的话是最多。我喜欢挽着她的胳臂听她讲往事。她最喜欢回忆往事了或许她很怀旧。她最想看樱花的飘落在日本,而她又是一个多情得人,害怕那时会伤心。曾看到过“樱花总是在最美的时候飘落,有一种无可奈何的瞬间灿烂的璀璨。梢纵即逝。

最想去大理,我没问理由,也不知道理由,可是因为大理很美吧----女人都爱美么。还有加勒比海,她在文字上看到很美,但不知她是否知道那是海啸的高发区。很佩服她。

我的愿望是能去西藏在雅鲁藏布江写下一首美丽的乐章和最爱的人在白玛湖边许下心愿。而理想是成为歌手给听我们歌的人儿带去幸福。她期望能赚很多很多钱给父母过奢侈的生活。轻轻的回忆和她在一起最美的时刻,就是八月十五的晚上,我们一起漫步在校园里。和她在一起,我总喜欢让她做些很特别的事,说

“别动,让我好好看你,看你是否在每一秒的变化着。”

“给我哭一个,让我看看你的样。”

“你有多重。”

“给我唱首歌听。”

“看看你的脚是啥样的。”

“你长的很俗。”

呵呵,她总是在极力的与我抗衡。说实话,问这些问题完全出与我的心,因为喜欢了。而她,不明白,或许吧。和她在一起很烦提一些严肃的问题,所以喜欢当听众,要批不就问那些问题了。那晚,她答应给我唱歌,不,是哼歌。她最喜欢淘哲的《寂寞的季节》“嗒嗒……”在静静的校园,这样净净的声音饶在耳旁。我扬着头,看着北京的夜空,没有月亮,没有思维,漫漫的走着哼着,相互依偎,很美的画面。现在回忆时总是让思维停在那。

而现在,和她在一起,缺少了那分热情,总觉得没话题,似乎是隔膜。特老爱说我不了解他,我不了解她么?仔细想了,不太确定。

我从没有真正的思考她,因为我还有梦想,不,是任务。就是走音乐。我没有真正恋爱的想法,可又不想失去她。很矛盾。

喜欢秋天,因为它浪漫。我们都喜欢。我想带她去香山看枫叶,去享受片刻的温馨,而终没实现。

正值秋天,枫叶正是最美的,不知道会不会在香山留下一对不一样的脚印。明天她的生日,我会在校园的每一棵银杏树上去下一片叶子,再每个叶子上写下文字给她。

榕,我无言可泪水有情,它滴在了湖水里,激起了美丽的水纹。或许着水里的所有生命都明白我。

就让秋风吹起水中的涟漪,让那泪水永远的活着。

投币售货机
上海交通安全设施
佘山翠庭位置交通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