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鬼医嫡妃 第42章 下毒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法律

鬼医嫡妃 第42章 下毒一秒记住【34中文.】,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玄凰看着她这般模样,无声冷笑,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你不要多

鬼医嫡妃 第42章 下毒

一秒记住【34中文.】,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凰看着她这般模样,无声冷笑,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你不要多想了,早些休息吧,我得去看看夜归,他的伤还没有好呢!”

说完,玄凰出了门。

这时候,花锦月的眼泪便止不住了,哗啦哗啦开始往下落,哭的那叫一个可怜。

果儿听到声音紧忙进来,看她正在哭,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小姐!您怎么又在哭!三元先生说了,您不能伤怀!”

这小丫鬟人不大,说出的话却是掷地有声,紧忙过去扶住花锦月。

花锦月此刻听不进去她的话,只是回想着玄凰地话,脑子里不知道在盘旋什么,随即冷不丁问一声:“刚才玄凰说得一句话是什么?”

果儿一愣,想了想,回答:“玄凰大人说她要去瞧瞧夜归大人,夜归大人的伤还没有好!”

夜归的伤还没有好……

花锦月将这句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泛红的眼睛里腾起一股阴冷。

傍晚的时候,暮云兮便搬进了纯熙殿,她不知道这院子的深意,只是看着里面装饰和院子的布置很喜欢。

原本玄凰还给她挑了几个侍女,可是暮云兮从小跟死瞎子一起长大,向来习惯自己照顾自己,不需要。

不过,这么大的院子,总还是需要人来打扫的,衡量之下,便留了两个人专门负责庭院,丫鬟素香和廖妈妈。

傍晚时分,暮云兮正在医疗室查资料,突然间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她紧忙回来,推开门,却见小牙在门口对着花锦月大叫。

“小牙!”

暮云兮喊一声,紧忙过去拉住小牙,却见花锦月已经吓得脸色惨白惨白的。

这个女人,好好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好吗?白天自己非得帮忙,结果把自己弄吐了,如今又是为了什么?

暮云兮有些无奈的叹口气,过去将花锦月扶了起来:“月姑娘,没事,他不会伤害你的。”

花锦月惊魂未定的抓住暮云兮,瞪大的眼睛之中全是恐慌,半晌没有喘过一口气。

她说不出话来,旁边果儿便端着东西上前:“小姐担心暮姑娘衣服不够,便将她自己的新衣服和鞋子拿了一身过来给暮姑娘。”

送东西?

暮云兮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关系跟她这么好了!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不了解这花锦月的脾气,可人家过来送东西,她总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自然也得满脸堆笑的请进来。

“那就谢谢月姑娘了!”

暮云兮伸手接过,却转身将衣服放在了柜子里,说道:“我正要去看看夜归的伤势,明日再去闵月殿谢过月姑娘吧!”

花锦月的面上一喜,紧忙说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暮云兮的目光在她脸上扫过:“你?”

她的眼神看得花锦月心虚,想到之前自己的反应,紧忙改了口:“那我去做一些滋补的粥,等会儿送过去吧!”

暮云兮看着她,愣愣的点点头。

正在说话的时候,门口的小牙又走了进来。

看到小牙,花锦月的脸上色瞬间一僵,特别是看到那孩子一口鲨齿,更是觉得毛骨悚然,也不多待,随便聊了两句便离开了。

暮云兮看着他们主仆离开的背影,又看看放在柜子里的衣服,想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自己不过是个路人而已,她这么献殷勤,难不成是想让自己给她瞧病?

不至于吧?

听步杀说过,原本给昭阳王府众人看病的萧三元是玄尘子的徒弟,玄尘子是世外高人,这三元先生肯定不会差,花锦月不至于来找自己啊?

暮云兮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了,以前就知道,这所谓的深宅后院中勾心斗角不断,她可不想深陷其中,如今尽快只好夜归,拿钱走人才是正经。

想到这里,她随手调出伤药和应用物什,起身朝夜归和步杀的院子走去。

夜归的身体状况很好,这一路虽然颠簸,却并没有触及伤口,而且,新肉已经开始长起来,再过个十天八月,就不成问题了。

厨房。

玄凰来给修捷拿点心,正准备进去,却见里面有两个人影,她贴着墙面看进去,却发现是花锦月和果儿。

她没有出声,也没有动,只是贴墙看着里面,看着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寒凉,在花锦月出来之前,一个闪身离开。

这边暮云兮给夜归换好药的时候,花锦月和果儿端着一碗莲心汤过来,进门看到修捷廷也在,先是楞了一下,慌乱一闪而过很快消失不见。

“天气热,喝碗莲心汤吧!”花锦月端着汤进来。

说起来,花锦月和夜归他们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夜归是侍卫,可一碗汤的情分还是有的。

暮云兮看着端来的莲心汤,勾了勾唇角,开口:“月姑娘真是有心,莲心清热解毒,对夜归的伤势有很大好处呢!”

听暮云兮这样说,步杀紧忙道一声谢,接了过来。

修捷廷看着花锦月额头排着一层细密的汗珠,淡淡的声音开口:“这些事情交给下人去做便是,你身子弱,就不要事事亲力亲为了。”

关心的话,差点让花锦月流出眼泪,她咬着唇角点点头:“做汤并不会费心神,如果这些我也不做了,我会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我不想这样。”

她果然是让玄凰的话刺激到了。

不过修捷廷并没有听出什么不对劲,淡淡道:“没有关系,你能好好照顾自己就行。”

他这话说得花锦月心中一暖,唇畔便漾开了一抹娇羞。

暮云兮站在一边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之间尽是关心,心里有些不舒坦,她吸一口气,说道:“你们慢慢聊吧,我困了,回去睡觉!”

说完,也不管谁答应,转身就走。

修捷廷看着她离开,没有说话,只是眉梢之间一抹说不清楚的深意散开。

这边暮云兮回到纯熙殿便将自己直接扔在了床上。

心里堵着一口气,如今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都觉是修捷廷和花锦月的形状,突然,她从床上蹦下来,双手呈一个喇叭的形状,对着月亮。

“啊啊啊!!!我为什么不高兴!他跟我什么关系呀!神经病!我才不会理会这些!我要赶紧拿到钱,离开这个阎王!”

一口气喊完,她砰地一声关上窗户回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一动不动。

也许是刚才那一嗓子喊得缺氧头晕,也许是折腾了一天真的累了,她竟然捂着脑袋撅着屁股就这么睡着了!

梦里,还梦到跟人打架来着!

正在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

暮云兮一个激灵坐起来,确认敲门声不是梦,赶紧下床,开门,是步杀。

“小神医,出事了!”

步杀喘着一口气,脸上的神情紧张慌乱。

“怎么了?”

暮云兮紧忙走了出来,看他的样子,事情很严重。

这一问,步杀都快哭了:“是我哥,我哥突然吐起血来了!”

暮云兮脸色一凛,难道之前隐藏的毒发作了?

来不及多想,她赶紧出门,两人走的很快,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夜归的房间,还没进门,便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进屋首先看到的是一地的血红,她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头。

房间里除了步杀夜归,众人也都在,修捷廷坐在旁边的软藤椅子上,一脸阴骛,而他旁边站着的花锦月也是拧着眉头,看起来很担心的样子。

此刻夜归躺在床上,刚刚缓和的脸色,此刻苍白如纸,一点血色都没有。

暮云兮脸色阴沉的可怕,也不多问,赶紧上前准备号脉,却不想,刚才过去旁边便冲过来一道蛮横的力量。

“暮云兮,你还敢碰夜归!”

玄凰瞪着眼睛,一把将暮云兮推开,两眼死死地瞪着她:“你竟然下毒!”

“下毒”两个字划过耳边,让暮云兮瞬间僵住,她还没确定是怎么回事,玄凰为什么知道是下毒?

正在她脑子里转过弯儿的时候,院子里传来声音。

“三元先生来了!”

门口侍卫通传一声,众人便看到一个挎着大大的药箱的人匆匆进来。

来人一身青色的布衣,三十来岁的样子,相貌普通,就是传说中那种看起来面善的老实人,个子中等,但是常年挎着沉重药箱的缘故,身子有些佝偻。

这就是玄尘子的徒弟,萧三元,也是昭阳王府的府医,玄尘子不在的时候,修捷廷的身体就是他在调理。

“三元先生,你快看看夜归!”

玄凰紧忙将萧三元引到了夜归跟前。

萧三元将带来的东西放下,伸手按在夜归手腕上,眉头跟着拧了起来。

“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这……怎么又中毒了?”萧三元抬头看向众人,随即目光落在修捷廷身上。

修捷廷脸色骤然阴冷,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还没有说话,却听玄凰先开口了。

“就是你,是你下毒的!”

玄凰伸手指着暮云兮的鼻子,那一脸凶狠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俩之间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似的。

“玄凰,你先别急,没准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花锦月见修捷廷脸色不好看,紧忙柔声劝一句,然而,玄凰却一点都不领情。

“误会?能有什么误会?你难道连三元先生的话都怀疑?”

石家庄九州医院预约专家号
成医附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卵巢早衰中药偏方
合肥治疗阴道炎医院
汕头包皮包茎怎么治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