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守望心灵的家园

2018-11-09 18:45:36
守望心灵的家园 拿到书时,素洁的封面给人清新、雅致的感觉,再看封底花团锦簇,爱煞了这样的设计。

顿时眼前浮现很久、很久以前,这类花纹的棉布被面、花棉袄、花棉裤、花手绢、花书包……一种阔别已久的、封存的记忆打开了…… 《皖西乡音》创刊号中有很多我喜欢的文章。

其中能唤醒我有着相同经历和情节的文章不少。

我生于县城,擅长县城。

对农民、田地、庄稼等没有什么深刻的了解。

这不意味着我漠视这一切。

当我背着书包,走过田间小路去学校时,看着农民们架犁起耕时,常怀有敬畏之情。

长大后,对于农民们的勤劳、节俭、性格憨直也很尊崇。

如今,当我读《农具三章》时,一点也不陌生。

“当这些传统而又落后的生产工具不得不羞赧地盖上面纱,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时,他却固执地擎起朝拜的旗幡,唱起送行的悲歌,更像是一种痛心疾首的呼喊。

也是一种叶落归根的礼赞”。

饥饿是什么滋味?我不知道。

上世纪七十年代出身的我没机会体验。

但我知道面对鸡鸭鱼肉不能吃的感觉。

小的时候,父母带我出门做客时,再三告诫:桌上的鸡鱼肉蛋都不能吃,吃了会被人家说你好吃、丢人!懂吗?想吃啥,回家我烧给你吃。

当时年纪小,虽不解摆在桌上的好菜为何只给看却不能吃,但也还是很听话。

大人不让吃就不吃呗!更何况,被人说好吃是件丢人的事!当然,在吃饭的进程中,《样菜》中描写道:“菜虽然摆放在桌子上,主人热情地让大家动筷子,那‘样菜’,筷子千万别迈进去。

要像飞机一样从空中盘旋而过,然后安全着陆到其他菜肴的身上。

”当时的心情,真是种煎熬和考验。

不过,作为表现不错的嘉奖,父母总会在回家的时候,奖励些零食或是吃饭时加一些好菜来弥补。

虽同为皖西一方土地,民俗风情也大同小异,却仍是百里不同俗。

我是霍邱人,属北边。

从语言上来看,素有“南蛮北侉”一说。

读了《一方水土一方人》后,觉得很有意思。

说话是平常不过的事,可一经文字出现在面前时,还是忍俊不禁。

“斗拳、斗肉、斗架、斗棋、斗烟、斗酒、背锅子……”捧着书,用霍邱话念出时,颇有“大块吃肉,大口饮酒”之意境,方显北方独有的豪爽气概。

后来,我从霍邱到霍山工作,霍山属南边。

我常常不敢开口说话,生怕他人笑话或说我侉。

后来我学会了霍山话,但乡音却是难改,至今我回家乡时,女儿被家人称为“小蛮子”,我一说话便被冠为“外乡人”。

可在霍山,我一口不甚地道的霍山话,仔细一听仍有霍邱话的腔调。

《皖西乡音》首刊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